边界-离开八角笼走进教室 还原漩涡之后的格斗孤儿

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 2017-12-30 09:05 阅读:138

[摘要]无论是继续打拳,还是彻底回归教室,孩子们的生活随着风波而起伏,多年后或许会形成两路截然不同的样本,继续诉说着贫困地区孩子改变命运的战斗。

离开八角笼走进教室 还原漩涡之后的格斗孤儿

回到大凉山的“格斗孤儿”们,你还好吗?

自动播放

格斗孤儿事件大反转!将有上百儿童前往恩波冬训!

正在加载...  

撰文/徐思佳 应虹霞 发自上海、四川成都、凉山 编辑/张蕾 谢凤梅

风波过后被送回老家的“格斗孤儿”们,有的来自于阿坝,有的来自凉山。阿坝的孩子重回获得体校资质的恩波格斗,凉山的孩子则被安置在当地最好的学校接受基础教育。他们越来越懂事,越来越懂生存的残酷,但“打拳和学习哪个能改变命运呢?”依然是他们内心的困惑。

“格斗孤儿”重回俱乐部?大凉山的孩子“回不去”

“格斗孤儿”事件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出现“反转”:据媒体报道,恩波格斗俱乐部与阿坝州体育局合作,成为阿坝州体校的分支机构,俱乐部因此获得了体校资质,曾经被“遣送”的孩子们又可以继续回来训练与学习。

“格斗孤儿”重返俱乐部的消息引发不少网友的关心,认为这是解决“格斗孤儿”生活相对圆满的一个方式,“格斗孤儿”似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对此,记者向恩波格斗俱乐部运营总监朱光辉求证。朱光辉解释道:“俱乐部现在成为了体校的一个分支机构,孩子们将接受全科教育,孩子们的学籍属于阿坝州,凉山州的孩子可能没办法享受这个政策,但是如果监护人同意,也可以把户籍上到阿坝州,转学到这里。这个政策是因为阿坝州政府的支持,面向的不光是之前阿坝的失学儿童,阿坝州普通学校的在读学生如果喜欢散打、拳击,也可以报名。”

边界-离开八角笼走进教室 还原漩涡之后的格斗孤儿

被爷爷从恩波俱乐部领回大凉山越西县马拖乡北河村的阿牛(红色衣服)

此前,凉山州总共有17个孩子被监护人从恩波格斗领了回去。据了解,曾经接受过媒体采访的小五通过将学籍转到阿坝州重新回到了恩波俱乐部,而阿杰则没有回到恩波格斗。那么,那些回不去的孩子们现在怎么样了呢?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走进了大凉山。

走进大凉山

从成都到凉山,是我们经历过的,最难走的山路。过了石棉到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在地图上不过短短一百公里的距离,却足足开了5个小时。布满碎石的盘山路上,大部分路段没有围栏,一边是高山另一边是悬崖,有一大段不到十米的道路,狭窄得仅容得下一辆汽车通过;坑洼的地面不断撞击着汽车的底盘,车里的我们头部也跟着碰撞着车顶。路过的老乡说,要是赶上雨天山体滑坡,这段路连最好的越野车也上不去。

离开八角笼走进教室 还原漩涡之后的格斗孤儿

布满碎石的盘山路

这样的山路,越西县的17个不满18岁的孩子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两次。2015年,恩波格斗俱乐部以一所武术学校的名义,在副乡长的陪同下,将这些孩子从凉山接到了成都郫县学习综合格斗;2017年8月16日,他们被监护人从成都接走,回到了大山之中。

回到凉山四个月了,当初在镜头下哭嚷着“我不走,爬也要爬回来”的孩子们被凉山州政府安置到了越西县最好的邮电贝尔小学。根据政策,他们每个月都有748元的补助,此外,还有200元的特困津贴。

离开了咬紧牙关、紧握双拳的综合格斗,坐进了窗明几净的教室,凉山孩子们的未来会因此改变吗?

凉山之困

2015年,越西县12岁的小学四年级学生柳彝用300字写出了一篇《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文中用最简单的语言写道——

“爸爸四年前死了。爸爸生前最疼我,妈妈就天天想办法给我做好吃的。可能妈妈也想他了吧。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我把妈妈接回家,坐了一会儿,我就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就是女儿想念母亲流下的泪水。”

版权声明
本文由凯时娱乐共赢共欢乐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边界-离开八角笼走进教室 还原漩涡之后的格斗孤儿http://www.cnwhao.com/news/965.html